第265章,阻止陈军(1 / 2)

胡江一侧是怒江,另一侧为沼泽地,地势险要,易守难攻。

陈军进攻的阻碍除了地险,还有兵力。

周位正领四万人守在里面,怎么看胡江都不会被拿下。

但衣沐华清楚鹿王从不打没把握的仗,他带兵到此,必有可以攻下的计划

她正想着,一只冒气的烤兔横在面前,周孝正见她不吃,便把肉拿过来。

衣沐华接过,撕开了块肉往嘴里送。

周孝正坐她身旁,“正想鹿王怎么攻胡江吧。”

衣沐华点头,“表面上看,陈军一点胜利的可能都没有。”

“正面进攻没有,侧面呢?你写给我的兵书上说,成功的进攻向来由侧翼发动,我想他们会从侧边。”

“不错啊,你还记得很熟。”

“这两年也没别的事做,只好练枪,研习兵法。”

周孝正满脸伤感,衣沐华调侃道:“别抱怨了,看看我,你比我幸福多了,我还得种树呢。”

有人比自己惨,周孝正的伤感立即褪去,“亏得你种树,否则我们也不会觉察狱营有异样。”

衣沐华:“这鹿王真是厉害,收买了狱营的两个狱长,这两人都肯替他卖命。”

周孝正:“是啊,此人心机重,和大陶国的军师有一比。”

谈及大陶国军师,衣沐华不禁打寒颤,两年前在长久,他说一切只是刚开始,不久后她便入狱。

衣沐华觉得自己入狱,也许有他在背后推波助澜,如果是,大陶国军师真是个可怕的人,“大陶国的军师和大陈国的鹿王,都谋略深的人,你觉得他们谁能称得上天下第一谋?”

“两人都不称不上,在我心里,第一谋另有其人。”

周孝正眼睛看着衣沐华,衣沐华愣了愣,摆手道,“我可没这种能力。”

周孝正也不说话,衣沐华脑子灵光一闪,“我知道了,大陈国要从沼泽地攻入。”

“你怎么确定是沼泽地而非怒江?”

“他们没有船,所以不可能从怒江,剩下的便只有沼泽地了。”

猜到鹿王的计划,衣沐华等人绕到胡江一侧,但见沼泽地上上方有三条粗铁链。

一队陈军抱着铁链,慢慢滑到对面。

原来陈军不动,是为了等铁链搭建好,一旦铁链搭建成,陈军就可顺铁链穿过沼泽地,出现在胡江一侧,发动进攻。

周位正并不认为陈军能穿过沼泽地,故而只盯正面的陈军,完全忽略还有一只队伍打入他们的侧面。

衣沐华一面放信号,引周位正注意,一面斩断铁链,阻止陈军穿沼泽地。

信号一出,衣沐华等人也暴露自己,鹿王见沼泽地有异动,立即率兵援助,发现衣沐华等人,恼怒之下杀令。

衣沐华等人边打边走,鹿王等人一路紧追。

周位正带军到沼泽地旁,见到一队陈军,忙命人斩杀,带杀光陈军,见对面陈军追杀一群人,料想是这些人通风报信,派人援救。

忽然一人说道,“爷,这些人里面有衣沐华呢。”

衣沐华是周家的仇人,是以大家都认得她。

听到衣沐华三字,周位正切齿,喝住他的人,“衣沐华死有余辜,不必救了。”

周家军刹住脚步,退到周位正身后。

周位正观看一阵,有人来报,“爷,龙闽侯到。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